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谷

喜欢一个人行走在文字世界里,静享它的美好

 
 
 
 
 

日志

 
 

【转引】生命蓝颜  

2012-02-26 15:1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蓝颜

                    作者  风为衣兮

 

       人生在世,知己不可少。有知己便有了风清,水秀,云白,天高,便有了一个心灵栖息的自然之境,性情出入的逍遥之境。
  小女子的半生岁月里,也有着几位心灵上的知己,虽历经风烟的熏染、尘埃的侵袭,但也依旧清新鲜嫩得如同清晨枝头刚吐的新绿,在岁月的轮回里,不断地绽放,蓬勃,招展,葳蕤,直至绿满枝头。
  他们,当是我的生命蓝颜。
  因了他们,小女子上半生是水水灵灵的;也因了他们,小女子下半生会是清清凉凉的。
  1、风一般的男人
  蓝颜首推让雍容的大唐顿生飘逸之姿的李白。
  这是一个有着风一般性情的男人:天真,烂漫,飘洒,多变。
  他是大唐的行者。他把根扎入大唐的地脉,然后让生命的枝叶随着风的线条在大唐的土地上葱茏疯长。
  他爱大唐,他可以把大唐爱得山清水秀,天高云淡。大唐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无不沐浴过他的神思与灵气。他可以赊了月色到白云边上去买美酒,可以独坐山前与玲珑青山长久相看两不厌,可以云为衣兮风为马来地去访名山,可以披头散发长啸短吟地去弄扁舟。蜀道再难,也有他扪参历井的身影;天姥再高,有他身登云梯的梦游。大唐的土地,就是他风的踪迹。
  他也恨大唐,他可以把大唐恨得风云突变,天地失色。他那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傲气,他那让权贵脱靴贵妃研墨的帅气,他那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狂气,他那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气,无不如一阵阵飓风,横扫过大唐的每一寸疆土每一份地。大唐的每一滴酒,都懂得他的愤懑;大唐的每一座山,都懂得他的孤傲。
  就这个有着风一般性情的男人,难免不让我狠狠的心动,狠狠的爱。试想,中国诗歌庄严的圣坛上,还有哪一个男人天真率情得能像他那样让人如此荡气回肠?!所以,我引他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的蓝颜知己。
  2、水一般的男人
  苏轼,这个大宋的骄子,因了他,大宋被忽略了很多穷酸气和窝囊气。
  这是一个何等有才的男人啊,诗词文赋无一不工,绘画书法也别具一格。在这些领域里,他无不做得高蹈出世,足以睥睨万物,只要他愿意睥睨!
  可就这么个多才多艺的男人,又是那么的多灾多难。在中国士人被压制被贬谪的史书里,苏轼被蘸上了重重的一笔。史书每翻到这一页时,很多眼光都会被折断,很多手腕都会被扼疼。这个多难的男人,甚至多难到没有一个亲朋好友去问津的地步;就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如孤魂野鬼一般飘荡在深山野林里,出没在蛮荒之地,经历着一种比死亡都还要可怕得多的孤独。江湖夜雨十年灯,他甚至觉得,他也快修成一盏灯了,一盏在风雨中飘飘欲息的灯。
  苦命吗?当然苦命,而且是苦不堪言!
  可就这个苦命的男人,却不知怎的,又在这不堪言的苦难中神不知鬼不觉地炼出了一副水一般的性情:涵纳,包举,消融,然后又涵纳,包举,消融,最后只见一片波光粼粼,春和景明;刚才的风雨,刚才的骇浪,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他就是如此的豁达啊,豁达得叫人惊心动魄,又五体投地!不敢不五体投地呀!他生风的谈笑,能把生命中每一次劫难,都弄得灰飞烟灭杳无痕迹;他如蒲的大手,能像抹蛛丝一样抹去岁月里的每一根蒺藜;他如椽的大笔,能像扫落叶一般扫掉生命中每一个枯枝败叶:一切的岁月的狼烟烽火就这样被他悄悄地消逝在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人生古道上。
  如此,如果没有水一般浩大的情怀又如何能够做到?
  这个男人,我常常无比眼红他的多才,也常常无比心疼他的豁达,自然,我就引他为我生命中第二个蓝颜知己。
  3、云一般的男人
  庄周,这个有着燕子一般智慧的男人,他常常能出神入化游刃有余地游走在人们的灵魂世界里。他飞奔的思想后面往往都是些狂草的墨迹,存在着大量的飞白。可就这些飞白,却成了茫茫尘世芸芸众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参读不透百读不倦的神秘园。
  于是,他在人们眼里,就成了云,有着云一般的飘忽不定,变幻莫测。
  不仅如此,他还有着如云一般的孤傲、脆弱而又无比敏感的心。清代学者胡文英对他的一番评价着实狠毒:庄子眼极冷,心肠极热。眼冷,故是非不管;心肠热,故悲慨万端。虽知无用,而未能忘情,到底是热肠挂住;虽不能忘情,而终不下手,到底是冷眼看穿......因为敏感脆弱,所以他常常能将水火奇妙地相容。中国的士人,或者说中国的很多堪称脊梁又常感寂寞的人们,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往往在他身上就能神奇地找到归宿。
  他的这种奇异的形象常常能让人们看到一棵树,一棵一轮孤月下独自站立的树。这是一棵看守月亮的树。因了这棵树,很多夜里,人们清冷的目光都得以温润,慌乱的脚步都得以从容。
  这个如云一般神秘的男人曾来到濮水边,用一颗秋水般心灵垂钓着优游之鱼,并以一种持竿不顾的清朗姿态推掉了身后的一切不能承受之重。每当想到世俗那一副无比惊愕的表情时,我的歆慕之情便如春天怒放的花朵一般,一团团、一簇簇地涌现了出来。
  就这样,夜夜,想着他飘飞的衣袂,想着他孤媚的面庞,魂牵神往。自然,他就成了我生命中第三个蓝颜知己。
  生命中,有此三蓝颜相伴,心灵的原野上又如何不风景常新,气候宜人呢?穿花拂柳间,舞风弄水时,恐怕早已经沉醉得不知归路。但我并不想做一个争渡人,果真能与心目中的斯人同行,人生旅途上又何处不是归路呢?
-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