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谷

喜欢一个人行走在文字世界里,静享它的美好

 
 
 
 
 

日志

 
 

【转载】【原创散文】水井◇碾道  

2015-01-13 15:2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水井◇碾道 - 润物无声 - 润物无声网易博客
                                                                    原创】 水井◇碾道

         文/润物无声


     水井

        水井的年龄,井壁的青苔知道,谁说岁月无痕?那青苔,是爬行的时光。井水的甘甜,井旁的薄荷知道:提水洒落几滴,就滋养出一剂清爽的药方。

        春天,喝过水的菜畦,新芽是见面的村童,吵吵闹闹。夏夜,睡不着的月亮就在水里照个影儿。冷冬,冰花几乎把井口封住,水井腾腾地冒着热气。春节,井架又贴上鲜活的“井泉水旺”。辘轳日日夜夜唱响乡村歌谣,生活就是一担水,悠悠地在肩上晃。

        祈雨的愿望美好又离奇。久旱未雨,偷出村里寡妇家的炊帚,再偷偷扔进水井里,急用炊具时,叫骂声越真越狠,愿望就越切近越灵验。水井,就成了人们祈祷风调雨顺的图腾。

        一瓢凉水,诠释着淳朴的乡情。一仰勃儿,疲惫和忧愁就让开路。一个眼神,满载无限的感恩。一句话,游子就永远记住了乡村的模样,一生回眸。

       月亮挂在天上。攲斜的水桶碰撞井壁,吵醒了宁静。辘轳一圈一圈把炊烟摇上房顶。鸡在院中用力抖动翅膀,一声啼鸣,乡村的早晨就来了。

       一只辘轳,摇着一村的悲欢离合,摇着不尽的期望。


      碾道

        小时候,对碾道惊骇又仰望。

        偌大的碾盘,浑圆的碾滚,顶住房梁高高竖起的木轴,磨得光滑的碾棍,踩得发亮的碾道,镇得我远远地发楞,不敢近前。碾道总和寒冷连在一起,当笑声捂热了冰凉的碾子,黄米面就从碾道里走出来。

        豆包的味道就是过年的味道。腊月一帮边,村子上空不时蹿出一束亮光,一朵花开,爆竹声在一村回荡。家家淘米压面,碾子不停地转。排不上号,哪怕半夜,一把笤帚也占个碾子。

        父亲扛着淘完的米,母亲端着用具,小孩子在凑热闹中抢着打下手,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开进碾道。抱住碾棍推碾子,簸箕,面箩,扫碾子的笤帚,构成乡村独特的风景。

        箩面是优美的艺术。先是母亲箩,后来父亲就加入。簸箕稳稳地放在支架上,舀适量面,一手端住,在碾盘上轻轻一磕,再用力敲一下箩边,迅速离开碾盘,簸箕边站定,两手交错,箩灵活转动起来。那娴熟的举动令人仰望。

        箩一遍抱住碾棍转一阵,一遍又一遍,直到剩下小半箩筐面渣。记忆里的冬天是寒冷的,旁边的人不停地搓着手跺着脚。常以为开始箩面就是压完了,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啊!

        当母亲掀开锅,热气腾腾的豆包在我眼前呈现,幸福的时刻就到了。我知道豆包走过的艰难历程,站在锅边,有一种面对碾道的惊骇和崇拜!


 【原创散文】水井◇碾道 - 润物无声 - 润物无声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